嫁给日本人,第一夜就是道不得不过的“鬼门关”

来源:互联网 作者:本站整理

日中婚姻勇敢者的游戏

  随着中国大陆的经济体制改革的步步深化,开放“国门”的程范也越来越广。在中国大陆很多的普通百姓也越来越多的获得了走出国门的机会,他们怀着各自不同的梦想踏上异国他乡那既向往却又完全陌生的土地。在他国的土地上,他们背负着家乡亲朋的期望,努力地追寻着自己的梦想。他们以各自所能够接受的方式融入着和正在融入着他们所打拼的这个“异族”的世界。

  国际婚姻或许就是最为常见的“融入”方式了。我们在此全然无意评论他们的婚姻成功与否,但是从我们身边的已经组建、正在组建和曾经组建的“国际家庭”来判断,不能不说在这国际家庭中的他和她是真正的“勇敢者”。正是有了这些“勇敢者”的敢于尝试才使得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民间交流、理解、包容变得从容和惯常。

  “想要嫁给日本人,第一夜就是一道不得不过的“鬼门关”

  亚马迅在大阪的一个公园见到了来自上海的黄女士。黄女士告诉亚马迅,她刚刚结束了3年的婚姻,对于过去的事情她不愿意去回忆。对于未来的日子她也不愿去构想,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如果再嫁人,自己一定不会再选择日本人。

  3年前,在上海,刚刚大学毕业的小黄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因为父母都是普通的上班族,家里的经济状况不能为她提供出足以“创业”的资金。小黄在家里待业了好几个月,一次在和朋友的闲聊中,她得知可以通过国际婚介嫁到国外,这使得从小就对国外生活向往的她为之心动。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小黄在上海的一家国际婚姻介绍所填写了表格,很快就得到了回应,一位居住在日本大阪的田中先生向他投来了“橄榄枝”。田中来到上海和小黄领取了结婚证。紧接着她就跟随这这位陌生的丈夫踏上了飞往日本的飞机。

  下了飞机,小黄看到的是满眼熟悉的汉字夹杂着日文的日本,看到这些小黄那颗开始紧张的心慢慢变得松弛下来,她觉得日本究竟是与中国同源的邻邦。陌生中带着些许亲切。

  到达日本的第二天,小黄就与田中举办了日式婚礼。小黄说:“这也正是痛苦的开始。”她们婚礼办得很体面,她深感日本的文明与传统。一天的结婚仪式结束后,小黄和田中回到了他们的“洞房”。这一夜,令小黄一生难忘。在小黄看来,田中简直就是“变态”整整一夜,小黄都在流泪,她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极大地侮辱和践踏。睡在他身边的“丈夫”简直就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流氓”。田中向小黄提出了很多她无法接受的要求,但是小黄却又不得不照做,毕竟已经成为人家的合法妻子......

  小黄深有感触地对亚马迅讲:“想要嫁给日本人,第一夜就是一道不得不过的‘鬼门关’”。

  接下来的日子,是小黄完全没有想到的。田中是一个上班族,每天早早离开家门,回来的时候往往都是喝醉了酒的午夜。对于小黄来说,这并不是最无法接受的。令小黄痛下决心离婚的是结婚3年来田中从未领着她回过“婆家”,因为田中的父母根本没有接受自己的儿子娶了中国姑娘这一现实。

  被日本丈夫质疑的中国“处女”新娘

  小霞和亚马迅在东京池袋的一家咖啡厅如约见面。她熟练地点燃一支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长长地吐出。

  她对亚马迅说:“我和日本丈夫结婚5年了。这5年,我就像变了一个人。我来日本的第二年,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在结婚之前我们没有做过多接触,我当时刚刚结束了不幸的初恋。从小家里就对我管教的非常严,这也造成了我在感情问题上是一个白痴,我的初恋在日本,是一个中国人,是我留学时的同学。我和他的恋情告吹之后,有一段日子很不开心,想着索性将自己嫁掉算了。就在这时候,我的一个朋友把现在的伊藤介绍给我。那一年我27岁,伊藤36岁。在年龄差距这个问题上,我是可以接受的。我总觉得年龄大一点的男人会很体贴。在简单地谈了1个多月的恋爱之后,我就将自己嫁给了伊藤。

  坦诚的讲,在嫁给伊藤之前,我并不知道什么是男女之间的‘事情’。虽然初恋时的那个男生曾多次向我提出过这样的要求但是都让我拒绝了。我总认为第一次一定要留到婚礼之夜。

  和伊藤的一切就这样顺理成章地进行着,在婚礼后的那一夜,她发现我竟然还是‘处女’,居然跳下床去,蹲在地上抽了许多的烟。第二天,天刚亮他就打电话给介绍我们认识的朋友,责问人家为什么介绍给他‘处女’?甚至在电话中还当着我的面问人家,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否则怎么27岁还没有接触过男人?我当时真的想自杀,我很后悔,我觉得生活在嘲弄我!”

  从那一夜之后小霞感觉自己变了一个人,变得让自己都不认识了。她学会了抽烟、喝酒学会了泡酒吧。她也渐渐地习惯了伊藤这个典型的日本男人。小霞告诉亚马迅,她现在对自己的婚姻很满意,伊藤给了她足够的个人空间。

  在结束对小霞的采访时,她对亚马迅讲:“我现在偶尔会打电话给国内的朋友,每次她们都会向我抱怨自己的老公,她们在电话中蛮羡慕我的。每每此刻我总是报之一笑,她们哪里知道,我现在的‘幸福’的背后是我对自己重生般的改变。”

  和同一个日本女人十年间,离婚两次,结婚三次

  亚马迅在一个聚会中认识了来日本已经20多年的上海人陈先生。陈先生在给亚马迅讲述自己婚姻的时候,足足抽掉半包香烟。

  陈先生说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对自己的婚姻充满了自信。虽然早就知道日中婚姻的成功几率很低,但是他总觉得自己能够成为成功的典范。

  认识现在的妻子是在八年前。那时候她留给陈先生的第一印象就是典型到家了的日本女人。温文尔雅、落落大方、举止得体,将所有赞美日本女人的词汇都用在她身上仿佛也不为过。于是陈先生便展开了攻势,功夫不负有心人。陈先生终于“捧得”美人归。但是就在这位日本姑娘通知家人和朋友自己即将嫁给一个中国男人时,大家的反应竟然都是一样“你疯了?”这对陈先生来说几乎是无法接受的“侮辱”。但是这位姑娘却力排众异,毅然与陈先生挽手走上了红地毯。为此陈先生感激了很久很久。在婚后的日子中,陈先生拿出了上海男人所有的细致与体贴,他的日本太太也对他尊重有加。为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陈先生总是喜欢向朋友们炫耀自己的日本妻子,朋友们对他的这份日中婚姻也是十分羡慕。他总说:“娶日本妻子,吃中国菜,开德国车......我都做到了。”

  可是日子久了,陈先生和妻子之间的鸿沟就无法避免地出现了。首先体现在他们不能同时看有关中国的电视。陈先生说,日本电视里对中国的报道几乎都是负面的。看着这样的电视,妻子总不免要附和几句。但是就是这样的几句话就足以令陈先生抬不起头来,从而转为夫妻间的争吵。陈先生的这位日本妻子总是在大吵之后丢下一句话“你还改变不了,你是中国人!”便带着女儿搬出去住。当双方分开几个月之后冷静下来,妻子就又会退掉租来的房子,送掉买来的家电和生活用品和带着女儿回到自己身边。每每此刻,陈先生的心里总是五味杂陈,这一来一回的折腾都要花掉50多万日元。“这哪叫过日子啊,但是日子还是要过的没有办法”。陈先生无奈地说。就是这样吵吵闹闹,分分合合陈先生在同他的日本妻子已经度过的八年中离婚三次结婚四次。

  陈先生讲,现在在家里看电视、看报纸、看书,就怕遇到对中国的负面报道,这对他来说犹如步入雷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踩到地雷爆炸。他告诉亚马迅,自己的妻子对所有的人都会笑脸相迎,唯独回到家中对自己总是冷若冰霜。这可能就是日本人的“两面性”吧。陈先生说:“9岁的小女儿总喜欢收集房地产广告,因为上面有房间的平面图。她特别喜欢在这些平面图上根据自己的喜欢画上家具,因为她和妈妈搬家的次数太多了。”说到这里,陈先生哽咽在喉,掐灭了手中的香烟,告别了亚马迅。

  遗产你们拿去,我什么都不要

  经朋友介绍,亚马迅在福冈见到了已年过不惑的李女士。十年前,中国石家庄的李女士,结束了一段不幸福的婚姻,放弃了自己小有成就的事业,只身一人来到日本。在这里她从头开始,为了自己的明天同时也是想要彻底忘掉自己的过去。在来到日本1年后,李女士的签证眼看就要到期。这个时候如果没有人作担保,签证就要出问题。就在这时候,李女士在一次乘坐出租车时无意中向司机道出了自己所遇到的麻烦。没想到这位年长于自己20多岁的司机竟然要无条件帮助她作担保。这令李女士万分感激。

  在办理了签证之后,李女士便与这位司机的接触频繁了起来。渐渐她知道这位热心的司机师傅曾有过一段不成功的婚姻,现在子女都已成人,他每天自己生活。李女士的对司机先前的感激在此刻化作了一种莫名奇妙的“爱”,她要以自己的一切来报答这位好心的司机。她与这位年长自己20多岁的司机结婚了。在婚后李女士才知道因为长期饮酒,丈夫的身体已经垮掉了。男人应有的功能已经丧失殆尽,但是即使如此,李女士仍未改变自己的承诺,在她们共同走过的十多年间。李女士始终没有改变对丈夫的尊重和照顾。在丈夫病重期间,他的儿女竟没有一人来看望照顾,完全由李女士一人伺候丈夫的生活起居。1年前,丈夫终于带着对她的眷恋离开了人世。丈夫留给李女士的是房产和积蓄,还有自己的年金。就在这时,丈夫的孩子们突然找到了李女士,要求平分父亲的遗产。并且气势汹汹地要闹到法庭起诉。没想到令这些孩子们没有想到的是,李女士平静地告诉他们:“我只要你父亲的年金,因为我要维持生活,剩下的积蓄和地产你们都拿去吧,我什么都不要。”

  一位哲人说过,婚姻就是一根绳索捆绑着的两个鲜活的灵魂,两个灵魂挣脱绳索的时候就是离婚,但是彼此的身上都会留下挣脱绳索时的累累伤痕。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日两国人员交往与日俱增,两国之间的跨国婚姻也不断增加。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近年来,每年都有上万对中日男女结为伉俪。2001年,中日两国有14729对男女青年办理了结婚手续;2003年,中日两国又有11132对男女结为眷属,每60对日本婚姻中就可能有一对中日婚姻。目前,日本的中日儿已经超过了4.5万人。中日之间,结婚的多,离婚的也不少,中日婚姻的离婚率一直高居日本跨国婚姻离婚率的榜首。2003年,丈夫是日本人、妻子是中国人的日本家庭中,有4891对夫妇解除婚姻关系,占当年破裂的跨国婚姻的37%。丈夫是中国人、妻子是日本人的婚姻稍微好一些,但也有13%的家庭破裂。中日婚姻离婚率高的原因十分复杂,但日本的专家学者普遍认为,文化背景、风俗习惯以及语言表达的差异是造成中日婚姻破裂的主要原因。日本距中国很近,其实离中国很远。

分享到:
起点阅读网--中国人最喜欢的网站之一。
本站信息只提供学习之用,不得用于商业行为。
Power by Copyright 2008-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