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国MM嫁到印度的所见所闻

来源:互联网 作者:本站整理

一个中国MM嫁到印度的所见所闻
  
  我与我的印度男友RAJ的旅行...真正的印度是令人惊叹的,此次初行印度让我大开了眼界,几十年后与美国并肩的民主强国,我想会是印度。发现印度人爱干净讲卫生,没见到一个人随地吐痰,爱护公物,公共厕所甚至火车上的卫生间都没有异味,因为饮食以素食为主,整体环境少了许多油渍和污浊,印度人身上更无异味,个个都像Raj一样性感好闻,大多印度人心地善良有做人准则,看重尊严,热爱生活尊重自然,对中国友好没有敌意,尊重中国的文化,喜欢中国菜,几乎所有餐馆都有几道中国菜,而西藏人开的中国餐馆也随处可见。
    
    呵呵,这很明显和中国形成了对比,印度的媒体大多是私营的,报道客观独立,常有些对中国的报导,比如我们如何庆祝春节、吃什么、上演什么秀,中国北大女生为什么花1万块租用假男友过年回老家给父母过目以安抚焦急的期盼等等;哪里像中国的媒体,从来只告诉所有国民,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谁对谁错,而对事实却含糊其辞更是篡改掩饰,培养出一批有着可笑可怕可悲的“热血爱国青年”,为的是什么?谁最终获益?这些青年们又能得到什么?我只知道失去了什么,失去了对真相、对知识的获取,失去了对自由追求的本能,更失去了世界他国人民给与的尊重。
    
    精神上的洗礼是我最大的收获,深深感受到了印度深厚的文化宗教底蕴,体会到印度人对生活宽容无欲的态度,他们对大自然的一切都视为神灵的恩赐而尊重、崇拜,印度人和所有动物和谐相处,给动物们提供保护甚至料理,哪里都像需要门票的动物园一样,动物们过着安详的生活,慢悠在路上的牛们个个都很干净,主人会定期给他们洗澡,更是鲜有人猎杀动物为食,会被整个社会视为不可原谅的罪人。
    
    而因为高质量的开放式教育,印度年青一代的思想见解和政治水平让我半年之后再次感受到了加州UC Berkeley的气息。以为Raj是独特的典型,在孟买和他几个高中时的铁杆们会了面,他们谈话的深度和广度,知识的渊博度,对世界经济政治的关注程度,让我不由想起去年夏天在Berkeley誓要建立一个美好世界的国际热血之邦。
    
    印度可以算是一个真正Diversifed的文明古国、文化之邦,经过此行我已知道,印度这个民主文明的社会容得下我这个中国女孩,容得下Raj和我的结合,我们可以轻易建立相互尊敬相互支持的朋友圈子,而中国,因为舆论的封闭导致的大面积国民的可悲的歧视却是无法忍受的。孟买是印度“污染”最重的城市了,空气质量却和厦门一般。当然作为世界最大的民主之国,印度的go-vern-ment是相当差劲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印度的街道缺乏整修,城市缺乏规划而显得杂乱。
    
    记得在孟买火车站,看着拥挤的人群和随处可见躺在地板上睡觉的过客和无家可归者,我紧紧捏着Raj的手,很害怕的样子,他说:为什么觉得可怕呢,我就特别喜欢印度的火车站,看,这些无家可归的人们把这里当成家了,起码不用在室外遭风吹雨淋。我的心里顿时一暖,如此不同的思维方式,试问如果中国的火车站汽车站不是因为专门有人拖走无家可归者,可能会没有人睡在车站地板上吗?
    
    中国啊,重面子的国度,打肿了脸要达到所有西方的“发达标准”,架子是撑起来了,里面牢固吗?物质或许达到了,精神呢?灵魂呢?相比之下,虽然中国go-vern-ment可以在二十年内成为廉价品出口大国,砸了再多钱却也无法避免地让GDP下跌了4、5个百分点,虽然可以一句话把整个城市的街道规整干净,污染的河流、砍秃的山峰却越积越多,工业城市的空气质量更是每况愈下。
    
    我说过了印度的经济建立在坚固的基础上,印度go-vern-ment除了因腐败产生坏影响,对由高质量私营企业构架的市场经济没有一点贡献;以高质量服务业为基础产业的工业模式本身不易产生高污染,加上媒体的自由和人民的监督,整个印度任何一个角落都是老外向往的度假区。
    
    在GOA,大半人口是老外,一个个开心地骑个摩托开个吉普从沙滩日光浴全身晒得红通通回来,印度当地人和他们交融在一起,根本不拿他们当什么稀罕,生活照过、生意照做、美元照赚,但是一分钱一分货,诚信为本。
    
    对于经济我无权评价哪种模式更好,中油、中电、中银因为国力的靠山在世界上照样站得住脚,危机时刻,go-vern-ment的大把营救也是唯一出路,而美国的市场经济模式也一度遭到质疑,但是我会一直是美国民主自由的忠实追随者,而在印度,我看到了美国的影子,看到了媒体的自由开放,人民的智慧和力量,看到了监督在逐渐增强的势力,看到了"Nothing is impossible"的前景。说到美国,就像Raj朋友们说的,Berkeley的一个面试将改变他的和我的一生,去年夏天两个月他在Bio-fuel的项目做得相当相当出色,现在已经成功拿到Berkeley的Fellowship奖学金,除了学费+吃住行,一年$25’000基本奖励,4、5年后的PHD在以不可挡之势兴起的Bio领域,他绝对可以为所欲为。
    
    他和他的学校、印度的社会在我脑海里构成了这样一幅画面:一群胡子拉扎一点不讲究穿着不在乎成规的皮肤黑黝的男孩们,靸着破拖鞋从破旧的教学楼里走出来,肩膀上的那颗脑袋却将是也正成为世界之焦。作者:中国MM

分享到:
起点阅读网--中国人最喜欢的网站之一。
本站信息只提供学习之用,不得用于商业行为。
Power by Copyright 2008-2018